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性爱技巧  »  跟老婆坐长途车加铺
跟老婆坐长途车加铺

跟老婆坐长途车加铺




 我们收拾了东西,待到回家那一天,估计是严寒之前的反常,温度突然回温
到十几度,不过风很大,刮到脸上还是有股刺骨的寒气。随着人流,我们上了回
家的客运,我们仅仅带了一个小包,裡面装着一堆吃的。可是等我上车后就傻了
眼,由于第一次坐长途客运,车厢分成三列,高低舖,但是我盯着牌号看了半天
就是不知道我的座在哪裡,我问司机,司机看了我的票一眼,指了指最后一排:
「你是加舖票,最后面就是!」

  我脱了鞋,用塑料袋包着(车厢过道中间有地毯,是不允许穿鞋的),歪歪
扭扭的走到最后一排,通舖!

  车厢的前面全是上下舖,单排的,但是最后一排却是通舖,可以让五个人躺
下,我看了看编号,没想到我和我老婆居然一个上一个下,这个……我看着下面
的已经睡的两个男人犹豫起来。

  老婆凑过来:「怎麽啦?」老婆一出现,我看见那两个男人眼光全部落在我
老婆的身上。这样一个美女,谁不愿意多看两眼?

  「你看票,我们是三十四、三十五,一个上一个下!」我指着牌号给她看。

  「啊?怎麽这个样子。哎哟……」后面的人挤得我老婆一个趔趄:「算了算
了,等会我们和别人换吧!」

  也只好这样了,把包丢到裡面,我看了旁边两个不怀好意的男人一眼,叫老
婆躺到最裡面靠窗户一边,我也歪歪扭扭的躺了下来。辛苦点就辛苦点吧,外面
打工的哪个不是这样。我看着车厢裡的人,大部份全是男人或是四、五十岁的老
女人。

  车不一会就启动了,我心想,怎麽没有人来跟我换位置?不过这样也好。心
裡正得意时,然后车子就慢慢地驶出车站,待到行驶到高速上,车子又左拐右拐
的进了一个小村子。哦,我现在才认识到春运的可怕,因为我们刚才是在正规的
长途客运站,人虽然很多,但是也是有规有矩的。当车子拐弯后,我看见这个小
村子裡面一大群人提着包冲了过来。

  司机打开车门,对着外面的人叫着:「一个一个的上,把票拿出来!」

  「呀,这麽多人啊!车子装不装了下哟!」老婆在旁边惊呼,扒着窗户看着
那些挤向车门的人,不过好在还是有人维持秩序的。原来这个就是加班车,在市
区是不能超载的,但是出了市区,就有一些其他的司机提前把这些人拉到高速上
等着,然后再装人。这个事情我早知道,不过没想到今天遇见了。

  「都要回家过年,没办法的事情。」我搂着老婆,一起看着窗外的人群。这
麽多人,不知道有没有危险。

  「三十三号?」哦,正主来了。我看着面前这个男人,粗壮的身体就这样挡
在我们前面。

  「哦,您好!我可不可以和你换个位置?」一看就是个老实人,都是打工的
不容易,特别是这样的,估计就是来上海干体力活的。

  「啊?但是我和我朋友在一起。」他指了指我身边的空位置。现在后面一共
五个位置,我身边还留一个位置空着呢!

  「快点快点……不要老站着……自己找位置。」前面的司机吼道,明显对着
我们这边。

  「啊……师傅,你帮个忙!我们两个人想在一起。」老婆也对那个男人说。

  那男人看见我老婆一愣,明显被我老婆的脸蛋迷住了,可是从他身后又鑽出
一个脑袋,细小的眼睛,髒乱的头髮,看着我老婆发出淫邪的光芒:「你要在一
起,我们也是要在一起啊!」这个人我一看就觉得不舒服,老婆好像也被吓到,
拽着我的手紧了紧。

  「哎……哎……你们站在这裡做什麽?」一个人从前面踩着两边的床架出现
在我们的另一边。

  「啊,我们的位置是在下面两个。」那个满脸邪气的男人转过头来对那个人
说道。

  那个人转头凶巴巴的看向我们:「你们的票呢?」

  「哦,我的在上面。但是我和我老婆想跟他们换个位置。」

  「等会再换,先全部躺下来。现在人多。」那个人对我们说道。

  老婆也对我说:「要不你先上去看看,看上面的愿意不愿意换。」

  我看到旁边的人都盯着我,只有爬到上面去,那两个人看我爬到上舖,在后
面的人推扯下两个人也倒在我老婆的旁边。哎,那两个人倒下后,就有一搭没一
搭的说起话来,但是我看到那个小眼睛的男人却不时地瞄向楚楚,然后一边对粗
壮的男人嘀咕着什麽。

  不管他们了。渐渐地车厢人坐满了,连走道裡面也全是人,一个挨一个的坐
着,空气一下浑浊起来。还好我也是窗边,我稍微打开了一点窗户,却发现从我
的床和窗户之间有个拳头宽的缝隙,正好可以看到下面的老婆。我趴在那裡,对
老婆做了个鬼脸,楚楚也看到了我,仰个小脸对我调皮的笑着。

  不多时,车又缓缓地开动了,期间我试着去说服上舖的人换位置,但是别人
也是四个人一起的,没办法。楚楚也安慰了我几句,于是我们只好一个上一个下
的躺下了。

  好在车开了后就直接上了高速,之间再也没有停下来。我躺在窗户边,看着
窗外的景色,直到天色慢慢昏暗下来……

  半昏半醒的睡到一半,我突然觉得有东西在拨拉我的腰,我一看,楚楚在顺
着那个小缝隙拍打我的腰,我凑过去:「怎麽啦?」

  「头晕,胸闷。」老婆脸色有点苍白。

  「啊?那怎麽办?」楚楚晕车了。

  「我们带的晕车药呢?在你那个包裡. 」

  「哦!」我翻找了一下。因为一开始在家裡人的叮嘱下,我们买了一瓶晕车
药,以备晕车的时候用,不过这瓶晕车药喝过后有嗜睡的副作用。等我把药给她
了我才想起来,但是老婆已经「咕噜咕噜」的喝了下去,估计刚才楚楚也是难受
死了。

  喝过药后,由于时间也很晚了,楚楚直接翻过身睡了。我是睡不着,翻开我
的手机看着电子书。等我看到眼睛有点花的时候已经晚上一点多了,车厢裡还有
人在说着话,我放下手机,从缝隙望向我老婆,这一望让我一下子睡意全无。

  常常在网上看到一些在车上遇到色狼什麽的文章,大多数都是被佔下便宜而
已,我也曾经这样对我老婆幻想过,而且有时候在拥挤的车上我还故意将老婆挤
向别人,但是这次,我看到那个小眼男人已经鑽进了我老婆的被子,抱着我老婆
娇嫩的身体,双手尽情地抚摸着,嘴巴肆意地在我老婆雪白的脖子上游走。

  老婆由于喝过药,已经昏沉沉的睡着,对身上的男人没有一丝感觉,不过这
样更加放纵了小眼睛的男人,他一双手在老婆身上游走,嘴巴更是凑到了老婆的
嘴巴,我看见老婆的嘴被小眼男人翘开,丁香舌尖也被拉了出来,被放肆地吸吮
着。

  小眼男的手更是摸进了我老婆衣服裡面,老婆的被子已经被拉到腹部,大衣
的釦子也被解开了,黄色毛衣被拉了起来,露出一小截肚皮,衣服下襬被伸入了
一双粗壮的手臂,双乳的位置被顶得高高的,一双大手正在裡面揉捏着楚楚的奶
子。

  楚楚的舌尖被吸吮了半天,小眼男又转移阵地,只见他抽出一隻手来,把老
婆的衣服下襬拉高,白白的肚皮映着窗外的路灯一晃一晃的,直到一隻奶子全部
裸露了出来。小眼男盯着楚楚的奶子,两眼放出淫邪的光芒,一隻手抓过去勐地
捏弄了几下,然后一口就叼了上去。

  虽然是在梦中,但是乳头的刺激和身体的感觉还是有的,楚楚皱了下眉头,
无意思的举起一隻手轻轻的拍在小眼男的头上,小眼男一下子停止了行动,不过
老婆好像依然在沉睡,也许只是把他当成是我在梦中调戏她而已。小眼男静止了
几分钟,看着楚楚没有其它的动静,居然开始脱起她的裤子来。

  我看见小眼男的手从楚楚的奶子上脱离出来,然后轻轻的解开楚楚的皮带。

  睡梦中的楚楚肯定以为还是在家裡,居然抬起屁股让他更方便地脱自己的裤
子,小眼男见我老婆这麽配合,一把将皮带解开,然后拉下裤拉鍊,楚楚又一次
抬起自己的屁股。这哪裡是在车上,这就好像我们自己在家裡老婆每次配合我一
样,楚楚似乎忘记了现在睡的位置是在车上,身后的男人也不是我。

  不过小眼男却把握这次机会,一下子将老婆的裤子脱到腿上,然后整个身子
贴了上去。我看到小眼男眼睛放着精光,整个脸上露出很爽的表情,插进去了?

  不会吧?应该只是贴到我老婆的屁股上去了。我老婆的屁股一向都是冰冰滑
滑嫩嫩的,在这个污浊的空气裡,贴上去自然爽了。

  果然,小眼男爽了一会就开始下一步动作了,他抱着我老婆的屁股,双手在
被子裡面捣鼓了些什麽,然后皱起眉头,两眼放光的勐地一挺……楚楚被突然的
插入弄得嘴巴微张,两条秀眉皱到一起,眼睛微迷着,似乎想喊出声来,迷离的
眼睛渐渐睁开……

  终于等楚楚看清楚自己目前的情况时,小眼男已经开始缓缓地抽动起来,双
手重新伸进老婆的衣服裡,抓起一对奶子就搓揉起来,并且把头凑到老婆耳边,
轻轻的说些什麽,楚楚的脸马上变得惊恐,但是慢慢地又迷离起来。

  随着下体的快感一波一波袭来,小眼男的嘴又凑到老婆的嘴边,老婆略微挣
扎了一下,但还是顺从地吐出自己的小舌尖,小眼男一口就含了进去,楚楚脸上
一阵抽动,但是胸前和下体的刺激又使得脸慢慢潮红起来,再加上沉闷的空气,
老婆的脸一直红到脖子根部。

  这样的侧面攻击,老婆的双腿自然地夹紧,小眼男很快就受不了,双手也快
加速度。楚楚的毛衣已经完全被推了上去,奶子被身后的男人任意地抓揉,乳头
高高翘起。小眼男果然是粗人,完全不考虑我老婆的感受,两个手死死地抓着楚
楚的奶子,弄得我老婆的奶子从手指缝中鼓胀出来,变得更加敏感。

  只看到小眼男的呼吸越来越急促,放开了我老婆的舌头,凑到我老婆耳边说
了些什麽。开始的时候我老婆听着脸上不自觉地露出害羞的表情,但是随着身后
男人勐地加快抽插速度,脸上转变成一副惊恐的表情,身体急速扭动了几下,本
来是侧着身子,现在反而正面对着小眼男。

  小眼男眼睛落在老婆正面对着的乳房上,吞了下口水,双手突然前伸,将楚
楚一把搂在怀裡,嘴巴在楚楚耳边说着什麽。楚楚开始还在轻微的挣扎,后来却
默默地把头靠在小眼男怀裡. 我看到楚楚貌似轻轻的点了点头,然后小眼男就放
开了搂着楚楚的双手,不过立马游离到老婆的奶子上去继续抚摸。

  于是我就看见老婆歪了歪身子,把被子重新拉好,然后整个人鑽到被子裡去
了。被子裡高高凸起的一块慢慢地游向小眼男的下身,小眼男眯着眼睛,突然脸
部肌肉绷紧了一下,双手按住那块凸起,紧紧地往下按去。

  我心跳一阵加快:楚楚居然给陌生人口交了,还是在这个多人的车厢裡,一
个陌生的男人!我不知道这个男人做什麽的,不过肯定不是那种坐办公室的白领
阶级,而且还长得那麽猥琐。我可爱的老婆现在肯定嘴裡含着他那根大肉棒,上
面还沾满了自己淫穴流出的淫水,一口一口的吸吮。

  楚楚的口技很厉害,充份发挥下,一般的男人坚持不了五分钟。果然那个小
眼男很快就受不了了,按着楚楚头部的手也渐渐肌肉凸起,眼睛紧闭,突然看见
他嘴巴抽搐了几下,似乎全身都在颤动。

  射精过后的小眼男全身也垮了下来,按着我老婆的手也放鬆了,就看见楚楚
一点一点的又鑽了出来,头髮凌乱,不过马上就从衣服中拿出一张纸巾,在车外
路灯的照耀下,楚楚「啪」的一口吐出一股白白的精液,还有些精液顺着嘴角流
了出来,老婆赶紧又撕了两张纸擦了下,还擦了擦自己的舌头。

  小眼男又靠了过来,老婆扭着眉头,对着他狠狠地说了几句,小眼男马上灰
熘熘的消失在我的视线裡面。老婆拉好自己的衣服,重新躺了下来,不过眼神却
愣愣的望着窗外,一副茫然的表情……

  车子七点就到了Y市,这一夜的颠簸我是肯定没有休息好的。等我看到楚楚
的时候,她的脸色更是让我一阵心疼,似乎一夜没睡,不过在我面前楚楚还是强
打起精神,依然和我打闹着。

  待我们全部下了车,我拦了个的士,行李放上去后,我转眼看到了那个小眼
男正往厕所跑去,我跟楚楚打了个招呼,默默地跟了上去。待到厕所裡,正好没
有人,只看到小眼男叼着烟在那裡撒尿,我默默地走过去,站到他身后,抡起一
块砖头就砸了下去……


【完】